分享至:
友善列印
文學河畔

陪你讀的書-宋怡慧《見字如晤》

2019/07/18
單元介紹

古人怎麼談遠距離戀愛? 如果對方突然人間蒸發,任你怎麼找也找不到……;偶爾,你看見別人出雙入對,可能會懷疑:我現在是還戀愛ing嗎?
 

想想古人沒有電話、line、facebook,還能hold住彼此的愛情,使其保鮮,長長久久。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就是靠魚雁往返,它不只克服時空的阻隔,還讓文字持續加溫兩人情感。
 

秦嘉(生卒不詳),字士會,隴西(今甘肅省東部)人,東漢詩人。妻徐淑。〈通渭縣誌〉記載:「秦嘉和徐淑,少小皆孤苦,但敏而好學,青年時就才華出眾,精善詩文,步躋當代詩壇,被稱作夫妻詩人。」兩人在東漢桓帝時結為夫妻,兩人靈犀相通,互把對方視為生命知己。因此,秦嘉〈述婚詩〉提到:「神啟其吉,果獲令攸。我之愛矣,荷天之休。」意思是:感謝蒼天降福,讓自己喜得賢妻外,自己也希望上天賜福兩人婚姻美滿,看來秦嘉很滿意自己新婚的妻子徐淑。
 

只是,好景不常,新婚不久後,徐淑因病(據考證就是現代人的流感)先回娘家調養身體。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是,秦嘉又在桓帝延熹五年奉命立即轉任郡上計簿使,那是向政府報告當地隴西郡戶口、財政、田作、治獄等情形的工作。鶼鰈情深的兩人,竟然必須面臨遠距戀愛的考驗。臨行前,秦嘉以〈與妻徐淑書〉傳達想見愛妻一面,甚至,大膽邀她同行赴職的心意。
 

面對秦嘉濃情蜜意的文字攻勢,徐嘉以〈答夫秦嘉書〉深情回應:「自初承問,心願東還,迫疾未宜,抱歎而已。」意思是:自己很感謝先生的詢問,表達內心雖有面晤話別、比翼雙飛的想法,奈何受疾病所迫,不宜啟程,只能哀怨地和老公說抱歉。
 

徐淑看似婉拒丈夫的邀約,但愛意藏於筆鋒之中,她引用〈詩經〉詩句「誰謂宋遠,企予望之」,表明兩人身雖遠隔,自己已做好等待丈夫衣錦還鄉的決心,身雖不在,心是相繫,她的心會追隨秦嘉跋山涉水,處處牽掛。

秦嘉身在遠方,不只很會選禮物為愛眉批,還善用書信告訴對方,如何睹物思人?讓禮物更添浪漫情思。從〈秦嘉重報妻書〉可見秦嘉的細膩貼心:閒得此鏡,既明且好,形觀文彩,世所希有,意甚愛之,故以相與。意思是:我覓得這面鏡子,鏡面明亮質地好,款式紋飾特別,是世間少見的美物,我非常喜愛,所以要送給心愛的你。
 

西漢以來,鏡寄相思,情人間常以鏡傳情。秦嘉每件禮物都暗藏心思,似有密碼:素琴是自己常攜身彈奏的,以琴贈人,更添繾綣情思;寶釵不只讓徐淑更添美貌,也隱含「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」的涵意。而香料除了可薰香避邪外,還能寄託自己的思念與關懷。

留言回應
其他節目